发新话题
打印

秦始皇与游泳56、自作自受

秦始皇与游泳56、自作自受

TOP

王教授讲课摘录:

赵高还是不死心,这叫铁皮虱子,趴到你身上非叮着你出血不行,你不出血这个虱子不走,所以第四个回合又来了,第四个回合最能打动一个人的是利害,什么是利,什么是害,利害最能打动人。所以赵高从利害入手。

他问李斯什么叫安,什么叫危,安危是可以转化的,一个人的一生如果不懂得安危的话,绝对算不上聪明人,言外之意,你听我的是安,不听就是危,这话撂这了,这叫威胁,恫吓。

李斯仍然坚持他做臣子的道德底线,不背叛,不背主,你讲安危,我讲感恩,说我李斯是上蔡的一介布衣,今天官至高位,子孙能享受荣华富贵,全靠先皇提拔,在危亡时先皇把重托交给我,“岂可覆哉”,我怎么能背叛先皇的嘱托呢,把赵高的第四回合挡回去了。

赵高不依不饶,第五个回合来了,这个人很厉害的,很能讲话,比《百家讲坛》的老师都厉害多了,他要当年来这说话,全国人都被他忽悠了,第五个回合,打了一个皇牌胡亥,刚才说过,胡亥一旦被赵高收服以后,胡就成了赵高手里的一张牌,而且是一张王牌,这张牌很厉害,因为胡亥成了皇子啊,可以拥立为皇帝。

他说当前天下的权力,百姓的命运就掌握在三个人手里面,你,我,胡亥,掌握整个天下的权力与命运,我们这么做是以上治下,以内治外,我们控制着最高权力,我们如果这样办了,是以上治下,以内治外,别人要想反对我们,是以下抗上,以外治内,他叫谋反。

这话很厉害,李斯没有正面回答,讲了一个非常巧妙的办法,讲故事,一口气讲了三个历史故事:

1、晋献公宠幸骊姬,结果晋献公死后立骊姬的儿子,骊姬的儿子被大臣杀掉,导致晋国五代内乱,为什么,李斯没有直接讲,但这个故事包含一个道理,如果一个国家的最高权力交接不能按照一个正常顺序正常的制度去交接的话,带来的危害不但是一代王朝,可能危害若干代,危害之大,之烈,历史是有惨痛教训的,这是其一。

2、齐桓公,春秋五霸之一,刘桓公的父亲是齐襄公,齐襄公当年被他的堂弟谋杀了,齐国人又把杀害齐襄公的人又杀了,导致齐襄公的两个儿子争夺齐国国君的王位,这两个公子,一个叫公子纠,一个叫公子小白,先是公子纠派人去杀公子小白没成功,然后公子小白抢先回到齐国,登上国君,这公子小白就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齐桓公。齐桓公继位后又派人攻打鲁国,杀了居住在鲁国的公子纠,巩固了自己的皇位,兄弟相残,就是继承皇位导致的。

3、第三个例子,讲商肘王,商纣王杀了他的叔叔比干,囚禁了他的弟弟箕子,最终导致商肘王亡国。

李斯讲这三个故事其实是在讲一个事情,王位,皇权的继承,一定在有规则,没有规则就整个乱套,最后的结论是:三者逆天。这三件事违背了天意,导致亡国。

这个时候说明李斯还在坚持,这是第五个回合,第六个回合杀过来,说得更绝,还是讲利害,因为利害能控制一个人,说:“君听臣之计,即长有封侯,世世称孤”,假如你不听我的,“今释此而不从,祸及子孙”。

这六个回合一打,李斯招架不住了,仰天大哭,说自己生逢乱世,自己又不能够以死尽忠,所以他感到很无奈,最后屈从了。

经过六个回合的较量,李斯总算和胡亥赵高合谋了,李斯的屈从意味着,因为没有更多的人知道内幕,三人联手可以篡改遗诏,李斯可以以老臣重臣的身份证明秦始皇的遗诏,就是赐死扶苏,立胡亥为秦二世,他可以以他的身份来证明,别人再怀疑,拿不出证据,遗诏被毁了,他们再造一个,本来就是他们手写的,他们再写一个,盖个章谁能辨真伪,这没法破,这就是死穴,所以李斯一屈服,沙丘政变成定局,这是铁案,翻不了,所以李斯变节是个大问题。
我们下面要讨论一个大问题,李斯是秦始皇的老臣重臣,为什么会变节。

TOP

后人评价有两说,第一说是双簧说,第二说是屈从说。

双簧说,说李斯本来就找算立胡亥,他跟赵高的六个回合是演给观众看的,另一说是李斯本来不想这样做,最后是无奈,只好这样做,这叫屈从于赵高,我们分析一下哪种说法比较符合历史。

如果李斯与赵高双簧的话,只有一点根据,就是李斯和扶苏可能政见不合,再加上扶苏和蒙恬的关系比较铁,李斯有可能早就决定投靠胡亥了,六个回合全是假打,不是真打,是欺骗历史,这个说法我觉得不太可信,我觉得六个回合的较量不是长期排练的最后表演,而是两个人的真实较量,屈从说比较符合我的观点。

第一个回合,赵高上来就说篡改遗诏,李斯“亡国之言”一句话顶回去,第二回合,赵高摆出五不如,李斯义正词严,说我只知道奉诏,个人安危置之度外,第三回合,赵高强调扶苏一称帝,一定要重用蒙恬,李斯仍表示不能背主,第四回合,赵高大谈安危,李斯大讲主恩,第五回合,赵高以胡亥压李斯,李斯说国君的继承必须遵守一定的程序,历史有教训,不按程序不行,第六,赵高讲顺其意则利,逆其意则违,这个时候李斯才屈从,应该说李斯是屈从而不是迎合,虽然两者的结果一样,但两者对李斯的评价就有区别。

一个人选择应该选择的是勇敢,选择不应该选择的是无奈,放弃不该放弃的是懦夫,放弃应该放弃的是睿智。

所以,李斯的变节主要是怯懦和无奈,是屈从而不是迎合,毕竟他跟了秦始皇27年,深得秦始皇的信任,而且为秦兼并六国统一中国做了很多贡献,比如在兼并六国之前他主张首先灭韩,兼并六国之后他力主实行郡县制,统一文字时他写了统一文字的标准字书,当然也做了一些错事,他建议焚诗书,这个人有功有过,很正常,李斯跟秦始皇的关系很密切,历史记载,李斯所有的儿子娶的都是秦始皇的女儿,李斯所有的女儿都是嫁秦始皇的儿子,这叫姻亲关系,政治联盟,婚姻是一种政治联盟的手段,所以,双簧不可靠,李斯的长子李由,做了三川郡的太守,当李由回家省亲的时候文武百官到李斯家祝贺,李斯家门口的车辆有上千辆车,李斯看过后感到震惊,也感到后怕,想起老师说过一句话,他老师是荀子,“物禁大盛”,万事万物最害怕的是达到顶点,盛极则衰,李斯当时感慨,你看我儿子一回来,我还没打招呼文武百官都来,冲着什么?我的权势,我的权势达到这种,我将来什么时候收手,他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但始终没有破解,

谁应当为李斯的变节负责,首先是李斯本人,面对赵高,李斯有两种选择,他可以做拼死一争,有可能成功,有可能失败,但他的屈从注定沙丘政变成功,也注定秦帝国快要终结。

我觉得应当为李斯变节负责的还有一个人,秦始皇。秦始皇不该留下这么多漏洞,留下一个大漏洞叫李斯一个人去扛,他扛不住呀,秦始皇没有立太子,没立太子也没关系,临死之前把所有的大臣都叫到身边,明确宣布扶苏继位,李斯还能一手遮天吗?象后来的汉武帝一样,立若干个成命大臣,搞一个顾命大臣班子,班子说了算,李斯一个人说了不算,也行啊。第四个,赶快把遗诏发出去,在未咽气之前把遗诏发出去,不可再追回,不可以再更改,这也可以。

所以秦始皇留了一个大漏洞,让李斯一个人去堵枪眼,李斯堵不住啊,胡亥在赵高的策划下,最后摆平了李斯,为他的登基做好了准备,这个大局基本上就定了。

李斯,胡亥,赵高结成了一个在家村,结成了一个政变集团,并不意味着政变就能成功,因为这三人结盟以后,在他们的面前还有拦路虎。

TOP

感:

李斯布衣出身,成长的环境比在“释放犯”的环境中长大的赵高好一点,境界比赵高好一点,但还是架不住赵高的六个回合。

按说在口才方面,李斯也不比赵高差,但赵高的“铁皮虱子”功夫也太厉害了,咬定青山不放松。

在这里想到了曾仕强讲易经时的“自作自受”论,人生的一切后果,都是自作自受,秦始皇死前几年追求长生,自己不能长生,却因此荒疏了朝政,多少代人积累下来的功业,二世就亡,他虽然统一六国有功,但二世而亡他也是要负责任的,王教授说秦始皇应该对李斯的变节负责任,实则是对秦朝的二世就亡负责任。

李斯、胡亥最后也是死于赵高之后,也离不开自作自受,赵高以“个人利害”来征服这两个人,最后,赵高为了他自己的“个人利害”,把这两个人也弄死了。

赵高把个人利益弄到手了,却玩不转国家利益,这种人,搞小动作可以,真正要他撑起一个国家,他有这个本事吗?他的本事也就只配合个近臣,他如果一辈子守好这个角色就不错了,可他偏要信上爬,结果是遗臭万年。

自己的杯子不够大,装过多的水,结果只有把自己淹没。

TOP

赵高是一门心思的“阴谋家”,他咬定青山要政变,是真小人,但李斯明知道这样做不妥,得到秦始皇恩赐也比赵高丰厚,最后还是选择了叛变,这叫明知故犯,这是对李斯最公正的评价。

联系到游泳,在赵高与李斯身上,我们学习赵高“咬定”精神,既然想学好游泳技术,就“咬”,游到老,学到老。

吸取李斯“明知故犯”的教训,明知道水情变幻莫定,就不要在水的面前逞能,明知道身体的适应过程有一定的规律,就不要跟身体拧着干。

TOP

上一篇:55、找短板


下一篇   57、信息的重要性

[ 本帖最后由 平湖秋月 于 2011-7-7 18:19 编辑 ]

TOP

王立群读《史记》之秦始皇(35)李斯变节

TOP

回复 2# 的帖子

凡事有规则,不按规则办事,你做初一,别人做十五。

事物的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不按规律办事,就会受到规律的惩罚。

TOP

发新话题